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业投机原理 >> 正文
第1章 由赌徒到市场宗师:一位专业投机者的历程
 

第1章 由赌徒到市场宗师:一位专业投机者的历程

人们称我为交易者,但这本书主要是为投机者与投资者而写——如果你了解这三项名词的差异,可以发现其中的矛盾。所以, 首先让我做一件政客永远不曾做的事: 界定我的用词。任何市场同时都存在三种价格的趋势: 短期趋势,它可能持续数天至数个星期;中期趋势,它可能持续数个星期至数个月;长期趋势,它可能持续数个月至数年。在市场中,存在三种基本类型的参与者: 交易者、投机者与投资者。
交易者的活动主要集中在盘中交易或短期趋势上。他们买卖股票、债券、商品或任何交易工具,时间框架都在数分钟至数星期之内。投机者专注于中期趋势,他们建立市场头寸,并持有一段大约数个星期至数个月的时间。投资者主要是考虑长期趋势,持有的头寸可以长达数个月至数年之久。
进一步讨论前,我希望表明我的立场。当我提及投机者时,我没有任何贬损的意思。当我使用这项名词时,它仅代表上述说明的意思:主要是参与中期趋势的市场玩家。根据我个人的看法,投机行为经常被赋与一种负面的涵义。一般来说,投机者被视为是炒作股票、房地产或其他交易工具的人。然而,事实上,所有市场的投机者都是根据中期的价格趋势,希望通过买、卖行为获利。投机者可以为市场提供不可或缺的流动性。在大多数情况下也可以促进金融资产的平顺转移,并通过资产配置让它们发挥最佳的功能。本书其他部分还会进一步区分投机者与其他市场参与者之间的差别。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大体是扮演投机者的角色,但这并不是我扮演的唯一角色。因为我曾参与所有三种趋势。在我所进行的每笔交易中,我都熟悉相关知识。所以我应该可以被称为:一位愿意投资的投机性交易者。因为缺乏更适当的名词,所以我选用“交易者”这个头衔。
以我处理金融市场的方法来说,这三种行为都有相互重叠之处;换言之,投机行为的原理,经过适当的调整之后,它们也适用于交易与投资。如果你了解投机行为,你可以相当容易地转换为交易者或投资者的角色。更重要地,就近10年来市场呈现的剧烈价格波动而言,我坚决相信,任何买、卖行为如果不了解进、出市场的重要性,或不根据中期趋势调整投资组合的结构,都是相当愚蠢的。这便是我决定将本书主题锁定在投机行为上的理由。
本书内容是根据我对投机艺术的了解,摘选其中精义部分构成。此处所谓的艺术是就一般的意义而言,并不是指真正的艺术。然而,犹如每一位画家都有其独特的表达方式,每位投机者也有独特的市场风格。虽说如此,但每一位真正成功的市场玩家都必须运用一套类似的工具:根据一套有效性始终不变的根本理念与知识拟定决策。从我的知识中,包括我对于其他投机者的观察在内,我将抽取最根本的精义提供给你。
我的投机方法,综合各方而知识,包括:胜算、市场与其交易工具、技术分析、统计概率、经济学、政治学、人类心理学以及哲学。我花费了10年时间(1966至1976年)取得相关知识,并将它们组织为有系统的格式。在 1974年之前,我是根据普通常识、技术分析、以及谨慎的风险管理进行交易。之后,我学习如何由宏观的角度交易。如果金融交易有一个最致命的缺失,那便是根据单一的事件拟定投资或交易的决策 ——在不了解整体风险的情况下投人资金。若希望了解整体的风险,仅有一种方法:通过学习系统性的知识。
在讲解我的方法与知识前,让我概略说明我的交易生涯,并解释一些关键的发展,它们引导我逐渐形成投机的知识。在1966年至1977年之间的11年,就像我的学徒期间(很长的学徒期间),经过这段训练后,我掌握了一个毕生难逢的良机:在1978年3月至1986年9月间,我通过Interstate Securitise成为一位独立作业的承包人。在这段期间,我交易股票、债券、期货(包括:商品与指数)以及各种选择权,我每年平均收人60万美元,其中包括我个人的帐户,以及在“50—50盈/亏均摊”的基础上与国际证券公司和少数其他金融机构合作。我觉得我已经发现了毕生追求的自由。

对于自由的渴望

就我来说,自由不仅仅代表政治上的自由;它代表一种根据自己理想与希望过活的能力,这需要一种全然独立的经济条件,而唯有赤裸裸地抢劫或自身的愚蠢才可能丧失。即使是在10岁出头时,我的心目中,送报或送货的工作便相当于是奴隶的生活——大多外来的控制。所以,我便以自己较能够控制的方式赚钱:赌博。
我并不是从事实际的赌博,我是投机。赌博必须承担不利胜算的风险,例如:彩券或吃角子老虎。投机是在掌握有利胜算的情况下才承担风险。投机的艺术包括许多能力。精确地解释当时的状况;掌握胜算;知道如何下赌注,即使是在输的情况下,你仍能够参与下一盘赌局;具备心理的纪律,执行客观的知识,而不是由情绪主导决策。
对我来说,“赌博”从来不是一种高风险的行为。我开始学习扑克时,我阅读所有相关书籍,并发现输赢的关键是在于如何管理胜算;换言之,当你持有的牌可以掌握胜算时便跟进,否则便盖牌,如此你便局于赢方。所以,我记住每一种牌型的胜算机率并依此决定对策。这便是风险管理方法的精义所在,虽然我当时并不了解这点。
我曾经阅读一本约翰.斯卡耐写的书①,它间接改变了我的一生。他谈论许多欺骗的行为,并解释作弊的手法。我了解到:如果希望精通扑克,我必须学习如何识破作弊的手法。研究这项新知识时,我发现一家魔术碑戏的专卖店(卢塔嫩魔术店)。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位影响我一生的人哈里.洛瑞恩。
哈里是扑克牌魔术最杰出的专家之一,他有关记忆技巧的许多著述使他享有盛名。我当时非常崇拜他,而且目前也是如此。他每一项技巧都是自己的创新发明,它们结合了意志、精力、智慧、练习与想象力、他是一位全然自创风格的人,我当时在许多方面都尽可能地模仿他。哈里不仅是我的偶像,他也是我的朋友,每周六我大多泡在卢.塔嫩,观赏他和其他魔术师的装演。
我不仅学习哈里的玩牌技巧,更重要的是他的记忆方法。为了练习玩牌的技巧,我随身都带着一副牌。我与女朋友去看电影时,我的左手会练习单手切牌.而右手就放在每一个16岁男孩与女朋友看电影时所应游走的位置。在16岁至20岁之间,我的收入颇丰,这主要来自于扑克赌局与牌技魔术表演。
然而,1965年下半年,我发现扑克赌博是一种处身于法律边缘的行业,显然不适合做为一生的职业。所以,我翻阅《纽约时报》的就业版,并发现生物学家、物理学家与证券交易员的收入最高——每年2万5干美元!因为我知道自己对于胜算的掌握技巧远胜过分析细胞或原子,于是我便前往珀欣公司&CO.担任报价的工作, 目标则锁定为“华尔街”的交易员。实现我对自由的理想。
(股市马经 http://www.goomj.com收集整理)

返回:  首页 >> 专业投机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