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时间的玫瑰 >> 正文
投资可以看得久远(1)
 

 

一、投资可以看得久远(1)

  采访者:《VALUE》杂志主编 张志雄

  采访时间:2006年10月1日

  [引言]

  世界的本源是什么?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基础是什么?法的基础和精神又是什么?等等问题曾深深影响着我的学生时代。今天,同样的、股票市场动力和源泉的问题也影响着我们的价值判断,进而也让我们思考得更多。

  本文刊发在张志雄先生编著的《华人杰出投资者》一书中。其中有关投资的思索是经过我们多年艰苦而漫长的努力得来的,当然,可能我们的思考还不够缜密需要更多的探索。不过,能分享以不同的视角去看去想这个世界,总是一个好事情。另外,也感谢我们的合作伙伴基于共同或相似的价值观,给了一个让我们一起实践理想的机会。

  从技术分析坚定地转向价值投资

  张志雄:您是从哪一年进入投资行业的?(股市马经 http://www.goomj.com收集整理)

  但 斌:1992年底开始接触股票市场并尝试着用自己的一点小钱买卖股票。1993年2月,我进入深圳新兰德投资咨询公司培训部担任证券分析师,从事技术分析。两年多后,加入朋友组建的一家名为深圳巨澜投资分析科技有限公司,任副总经理。

  之后进入君安证券,稍后到研究所当研究员。君安证券和国泰证券合并后,我又做了一年多研究。在证券公司研究所的3年里,我学会了用不一样的角度看企业,也就是基本面研究。在此期间,我获得过国泰君安董事会办公室颁发的国泰君安证券投资研究奖励基金一等奖。

  离开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后,我去了大鹏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出任首席投资经理。2002年12月,我开始了自己的私募基金经理生涯。2004年我们创建了深圳东方港湾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张志雄:东方港湾成立三年来,每年的累计业绩如何?

  但 斌:2004年全年的收益率是44.50%(上证综指同期下跌了15.40%);2005年全年的收益率是38.00%(上证综指同期下跌了8.34%);2006年1—9月,收益率是122.20%(上证综指同期上涨了50.93%)。

  张志雄:你进入投资业后的一个阶段中似乎对技术分析很感兴趣。

  但 斌:在技术分析中,我主要研究波浪理论。如果从宏观层面来看,技术分析观察事物的方法和角度是有些价值的,比如波浪理论是以“人类社会的变化”展开叙述的,这是从远处着眼。

  但在微观层面,由于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会导致结论的五花八门。比如波浪理论最容易混淆的就是各浪的位置,如果分不清楚大小浪,而在一个小小的波动上斤斤计较,肯定会出问题。技术分析可以用作事后解释,在细微的市场变化中用来预测,效果甚微。

  张志雄:你为什么从技术分析转向价值投资?

  但 斌:最初我在新兰德用技术分析来研究股票,后来参与组建巨澜投资,走的也是这条路。对我而言,进入君安证券是一个很大的转折点,在那里我学会了基本面研究。君安研究所与后来的国泰君安研究所非常注重从行业、企业的角度分析股票,我的投资习惯在这里第一次得以转变。

  在投资结果上,我用技术分析没赚到钱,改用价值投资方法后赚到了很多钱,从技术分析到价值投资的转变,是我学习改正再学习再改正不断进步的过程。

  张志雄:作为一名价值投资者,您如何评价当年从技术分析到如今的转变。

  但 斌:大陆证券市场初期受台湾的影响较大,而台湾流行的就是技术分析,其进入门槛很低。从这点而言,我能从技术分析进入证券行业是较为幸运的。

  至于转向价值投资,我认为这是和巴菲特一样的选择。巴菲特刚涉足股市时足足画了10年的图表,师从格雷厄姆后才真正转变成一名价值投资者。

  我认为,任何事物都需要经历成长阶段,内地证券市场第一代投资人首先接触到的就是技术分析。对我而言,是在不断遭受挫折,反复学习、体会海外各种投资理念的过程中逐渐演变为一名价值投资者的。


一、投资可以看得久远(2)

  张志雄:1991年,我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时候,确实没有什么证券专业方面的书,记得有一本台湾人写得很浅显的股票书籍,我是如获至宝。不过,当时的证交所总经理尉文渊很不欣赏技术分析,他说看到这类股评就让人想起香港报纸上的马经。所以,我在当时就没怎么沾技术分析的边。当然,那时我们在上海证券报提倡的“长期投资”观念也很成问题。说来话长,令我好奇的是,您是怎么想到出来做私募基金的。

  但 斌:20世纪90年代在证券机构工作期间,我有很多想法和投资理念,但受制于公司制度和各种内部关系而无法实施。既然在国营机构没有机会,那我自己要去创造机会,最终我选择了做私募基金,我觉得这样才有可能把这么多年的想法和理念付诸实践。

 张志雄:当时怎么不去共同基金呢?

  但 斌:当时共同基金大多是脱胎于券商,我觉得它们的内部制度差不多,不适合我。

  张志雄:从1993年算起,你已有13年的投资生涯。你还记得第一次投资成功的经历吗?

  但 斌:1993年,我的公司老板拿出50万元让我替他买股票,从当年2月到9月,我把股票市值做到了70万元。有一个很好的回报以后,这些老板的朋友或者一些其他朋友,觉得能挣钱,就拿一些钱来。那时候本加上盈利,差不多250万。

  张志雄:然后呢?

  但 斌:1993年9月,我听消息说深深房有大机会,就投入了所有资金,后来股市大跌,盈利全部回吐。为了弥补损失,接下来我不断做短线,结果亏了一半本金。1995年我做多国债期货,结果遭遇了最大一次的挫折,损失惨重。

  张志雄:对这些投资成败,你现在怎么看?

  但 斌:庆幸的是,我在很年轻、钱还少的时候严重失误了几次,否则,重新站立起来的机会便少了很多。至于成功,我现在还谈不上,未来的路更遥远,但愿上帝能给我足够的时间来实现他的旨意。(股市马经 http://www.goomj.com收集整理)

  张志雄:你现在的投资哲学是什么?

  但 斌:用“龟兔赛跑”概括我的投资心得非常恰当。以我的理解,兔子根本没有获胜的机会,因为投资是一项长期的事业。兔子跑得再快,但只能活几年,而乌龟可以爬一万年,考虑到时间因素,胜负自然分明。

  从哲学的角度讲,我们在生活中面临着许多抉择,有些抉择从一开始就必须明确——你要成为什么样的投资者?选择寓言中的兔子还是乌龟?答案是唯一的,没有第二种选择。

  张志雄:在向价值投资者转变的过程中,什么人给过你启迪?

  但 斌:本杰明·格雷厄姆、沃伦·巴菲特和菲利普·费雪尔等投资大师的思想是我取之不尽的源泉,他们都把研究企业作为投资的出发点。有所不同的是,格雷厄姆的价值概念和费雪尔的成长概念是价值投资的基石,巴菲特是价值投资最坚定的执行者,他承袭了前两位的理论,又把它们有机地融合并发扬光大。巴菲特还拥有超越世人的眼光,可以在困境中看出前途所在。

  张志雄:什么样的投资书籍使你受益匪浅?

  但 斌:《聪明投资人》、《证券分析》、《巴菲特:从100元到160亿》、《怎样选择成长股》、《非同寻常的大众幻想与群众性癫狂》和《股票作手回忆录》等。

  张志雄:现在很多人把巴菲特当成神来崇拜,其投资方法也被奉为圭臬。

  但 斌:巴菲特的投资方法很简单,但是巴菲特的精神、境界、修养,一般人很难学到。巴菲特的财富观也很难为常人理解。就投资方法而言,巴菲特达到了极致。

  张志雄:你为何对巴菲特如此推崇?

  但 斌:我以前举过例子,一个人醒来,他发现自己拥有了巴菲特的财富,他会怎么想?绝大多数人肯定是以为老子天下第一,走路都可以横着走。但是巴菲特可能只是觉得:上帝假借我的头脑完成我应该完成的事情,荣耀是上帝的,财富是社会的。于是他又把财富交还给社会。只有这样的人,上帝才可能把足够多的财富交给他来管理。我达不到他的高度,但我会努力接近。


一、投资可以看得久远(3)

  张志雄:借鉴了大师的投资心得后,东方港湾是否开发出了自己的投研体系?

  但 斌:我们现在还没有开发出自己的投资研究方法,最多只是复制巴菲特的以公司价值为投资核心的投研方法。

  张志雄:您觉得您的投资方法与众不同或有明显差别吗?请举例子。

  但 斌:我不很清楚众人的方法是怎样的,如果是炒短线,抓时机做波段,或者坐庄,我想可能根本上就不同吧。我以合适甚至低廉的价格买入并持有经营优秀而又持久的企业,应该也有其他人这么做吧。我们只是普通的投资人,而且我们认为投资没有秘密。

  张志雄:如何看待大师们所说的成长和价值?

  但 斌:价值和成长不是截然分开的两面,就如巴菲特所说的那样,价值投资中包含了对公司成长的考虑。我们投资一家企业,不单纯是格雷厄姆说的“捡香烟屁股”的方式——仅仅评估其硬性资产的价值,我们还很重视企业的无形资产价值,比如品牌等对企业业务增长和盈利提升的持续正面作用。

  坚持价值投资不需要任何借口
(股市马经 http://www.goomj.com收集整理)

返回:  首页 >> 时间的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