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彼得林奇的成功投资 >> 正文
4项检验(2)
 

 

最糟糕的从众买股票的情况发生在购买银行的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的股票时,这种股票的买卖要经过事先的批准。90%的基金管理人员要做到选择“资产的多样化”,这是一种所谓的防止破产的自我保护形式。而“资产多样化”能引起诸如下面例子所提到的麻烦。

两家公司的总裁史密斯和琼斯像以往一样正在一起打高尔夫球。他们两个在河城(river city)的国民银行都开有养老金账户。在等待开球时,他们谈论起像养老金账户这样一些重要的事情,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些年来史密斯的养老金涨了40%而琼斯的却只涨了28%。本来两个人应该玩得很高兴,但是出现了这一情况后琼斯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而且情绪明显的不快起来。星期一一大早他就给银行的一位官员打电话询问为什么他的养老金要比史密斯少,因为两个账户都是由同一个部门办理的。“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琼斯吼道,“我将取消在贵行开立的养老金账户。”

如果各个账户的管理人员都从同样的股票中进行选择,那么养老金账户这次令人不快的问题很快就可以避免。如果采取这种做法的话,史密斯和琼斯就极有可能会享受到同样的待遇,或者说至少不会产生如此明显的差异使两个人都不高兴。这种结果不是最完美的,但是这种可以让人接受的中庸结果远比让人不快的资产选择的多样化来得舒服。

假设一个被批准购买的证券名单上包括30只精心挑选出来的个股,并且每只个股都是由一位不同的分析家或者基金管理人员独立挑选出来的,那么你就可能拥有一个动态的资产组合。但是通常的做法是名单上的每一个股票必须同时被这30位管理人员接受,不过既然不存在一部由委员会共同写成的名著或者交响曲,那么也不会有一个由委员会全体成员共同选择出来的资产组合。

在此我想起了冯内古特(vonnegut)的一个短篇故事,故事中那些有才能的从业者故意隐藏起他们的身份(例如优秀的舞蹈演员穿上了厚厚的衣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们则把他们的手指紧紧绑在一起,等等)。不让那些才能平庸的普通老百姓心烦。

我也记起在新衬衫的口袋里都会装有一张写有“4项检验全部合格”字样的质量合格卡。”“4项检验全部合格”这一原则也适用于选择股票这一过程,那么自命不凡的决策者们几乎不知道他们正在批准购买的都是些什么样的股票。他们并没有到处去公司参观或者研究各类公司的新产品,只不过是接受了别人的建议再把它建议给别人。每次买衬衫时我都会想到这些。

难怪资产组合管理人员和基金管理人员在选择股票时都表现得过于神经质。虽然从事资产组合管理工作的安全性几乎与做戈戈舞(go-go)和橄榄球教练一样,但是教练们至少还可以在每个赛季之间过得比较轻松。而基金管理人员则不同了,因为投资这种游戏一年到头都在进行,并且每过3个月急于知道结果的客户和老板就要对基金管理人员的工作业绩做一个总结和评估。

相比较而言,我所从事的为普通投资者管理资金的工作要比那些为专业投资者管理资金的人员的工作来得舒服一些。富达麦哲伦基金的大多数股东都是中小投资者,他们可以随时把基金卖出,但是不会逐一检查我的资产组合中个股的情况,然后再对我的选择提出一些批评性的建议,而这样的事情却曾经发生在Blind信托银行的布恩.道格身上。Blind信托银行曾受雇为怀特面包公司(white bread.inc)管理养老金账户。

布恩.道格非常了解他所选择的那些股票的详细情况。他曾在Blind信托银行做了7年的资产组合管理经理,在那期间他曾做出过一些非常有创意的投资决策。他所需要的条件就是不要有人干涉他的工作。另一方面,怀特面包公司的副总裁萨姆.弗林特也认为他了解他想选择的股票的情况,而且每隔3个月就要以怀特面包公司的名义对布恩.道格所选择的股票进行非常苛刻的审查。在每两次紧张的检查之间的时间里,弗林特还要每天给道格打两次电话要求道格不断调整其资产组合。道格对弗林特简直可以说是厌烦到了极点,他但愿自己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弗林特或者怀特面包公司。他把时间几乎全浪费在与弗林特讨论究竟选择哪只股票上,以至于留给工作的时间几乎所剩无几。

一般说来基金管理者们要花将近1/4的工作时间来为其不久前的做法做出解释。首先是向自己的顶头上司,然后是公司经理--也就是自己服务的客户进行解释(就像怀特面包公司的弗林特)。这里有另外一条不成文的规则,即客户的名气越大,资产组合管理人员为取悦其所需要的谈话时间也就越长。也有一些例外的情况,如福特汽车公司、柯达公司以及Eaton公司,但在一般情况下这是一条真理。

让我们再来说说这位目空一切的弗林特先生,他在审查道格最近的资产组合时看到了施乐公司的股票,施乐公司的股价目前为52美元。弗林特接着把目光转到了成本一栏,他看到施乐公司的股票是以32美元的价格买入的。“太棒了”!弗林特叫道,“我自己也不可能做得这么漂亮。”

弗林特看到的下一只股票是希尔斯公司的股票。这只股票目前的价格是34 7/8美元,而最初的买价则是25美元。“漂亮!”他向道格喊道。对道格来说幸运之处在于这些股票都没有注明购买日期,因此弗林特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两只股票从1967年开始就已经存在于道格的资产组合中了,而那时正是喇叭裤在全国风行的时候。如果同样数量的资金分别在证券和货币市场基金上投资相同的时间,那么投资在证券上的回报比投资在货币市场基金上的回报要差一些,但是弗林特却看不到这一点。

随后弗林特又看到了七棵像树国际公司(seven oaks international)的名字,这恰好是我最喜欢的股票之一。我曾经奇怪这些优惠到底是怎么回事:当你把这家公司的优惠券从报纸上剪下来并在超级市场的收款台处交给营业员时,你就可以获得这样一些优惠,如亨氏番茄酱优惠15美分,windex优惠25美分等。你购物的超市将把这些优惠券收集起来在一起并把他们寄给位于墨西哥的七棵像树公司,在那里的工作人员要对这些优惠券进行核对、处理和清算,就像联邦储备银行清算支票一样。通过做这项枯燥无味的工作七棵像树公司赚了一大笔钱,并且它的股东们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这确实是一家没有名气,令人厌烦,利润丰厚而名字又让人费解的公司,但是我喜欢购买它的股票。

弗林特从来没有听说过七棵像树公司,而他惟一知道的情况就是在所购买证券的名单上做的记录:买时的价格为每股10美元,而现在每股是6美元。“这是怎么回事?”弗林特问道。“竟然跌了40%!”他这样一发问,使得道格不得不用这次会面余下的时间来为这只股票辩护。类似的事情出现过两次后,他发誓再也不买这类公司的股票而是抱定施乐和希尔斯公司的股票。他还决定在最早的机会来临之际卖掉七棵像树公司的股票,以使这一次的记录永远地从他的记忆中删除。
(文章来源:股市马经 http://www.goomj.com)

返回:  首页 >> 彼得林奇的成功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