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股票书籍:交易冠军


   

第 6 章


  让他们集中所有在丰年中收获的食物,并且储存法老王手中的玉米,让他们把食物都保存在城市之中。这些食物将会被储存在地底下,以对抗接下来七年的饥荒。这些食物应该被储存在埃及,这片不会受到饥荒所毁灭的地土上。

圣经,创世纪,第四十一章三十一至三十五节


自从约瑟夫打破了法老王想让世界处于七年富足、七年匮乏这种固定状态的美梦后,期货契约从很久以来就是保障农人和购买农产品者免于价格波动风险的最佳工具。一直以来,芝加哥都是期货交易的重心。这是因为位于芝加哥的两个最主要的期货交易所—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hicago Board of Trade,CBOT),以及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hiago Mercantile Exchange,Merc)最早都是因农产品期货交易而出名的。

不管是位于芝加哥、纽约、费城、波士顿、旧金山,甚或是堪萨斯市的期货交易所,其实说穿了都不过是大型的赌场罢了。只要有更多的人在交易所下单,交易所就能赚更多的钱。一般的赌场是靠着它们在输赢机率上的先天优势赚取利益,而交易所则是靠收取会员费维生。这两者间存在着同样的特性,那就是只要量愈大,他们就削愈多。这就是为什么交易所总是像赌场一样,一直想尽办法吸引新的玩家,投入期货交易。

芝加哥期货市场——现代灰姑娘

但是在一九七年初期,CBOT和Merc的交易量都出现了明显的衰退。主要是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婴儿潮中成长的这一代不再对农产品期货交易感到兴趣。他们对于小麦、玉米、黄豆、活牛、活猪、猪腩这些商品根本一无所知。甚至对较为精明的交易者来说,商品期货根本就是一种难以了解的谜。他们对商品期货的认知只有随时可能有交易所的人把一卡车的猪腩倒在他家前院的呆板印象。所以,这些新一代的投资者根本不想玩商品期货。如果他们真的非玩不可的话,那些和他们的保险箱比较接近的玩艺儿可能会更有趣些。换言之,他们只对操作金融工具,如以股票或债券之类为标的的期货契约感兴趣。这使得他们把资金开始挪到纽约去。

Merc和CBOT眼看大笔资金从芝加哥跑到纽约去,这个现象反映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身为美国的金融中心之一,芝加哥若再不做些改变,迟早要把大好江山拱手让人。一九六九年,李奥·米尔兰(Leo Melaned)就任Merc的新任总裁,他是那种韧性相当强的人。他和家人在二次大战期间由波兰一路经由西伯利亚和日本逃出来,并且幸运地在珍珠港事变前抵达美国,在芝加哥定居。这个标准的犹太人在Merc找到了生财之道,从事期货交易。不过,米尔兰可没有把聪明的头脑只放在判断活猪价格的波动上。对Merc、CBOT和整个芝加哥来说,这可是一件再幸运不过的事了。

米尔兰很清楚投资人都把Merc和CBOT看成只有农人才会来的交易所,而在芝加哥交易所里面所提供的,也只有那些在餐厅菜单里的玩艺儿——牛、玉米之类的报价。他很明白如果不赶快发展出一些新的把戏,把纽约的资金吸引回来的话,他的场子——Merc很快就乏人问津,甚至关门大吉。但是有什么样的新东西是Merc可以提供的呢?在他一九六九年就任总裁后,就开始积极研发金融期货的可行性,而且终于等到了他期待已久的大好良机。一九七一年八月十五日,美国总统尼克森做出使国际金融市场为之震惊的举动,他宣布美国不再履行将境外美元兑换成为黄金的承诺。

这个令人惊讶的措施使得长久以来为人所习惯的金本位制度彻底瓦解。而也界上各种原本盯住美元、同时也盯住黄金(每盎司三十五美元)的货币币值也开始浮动。突然间,货币也变成了一种商品。米尔兰看出这一点,开始进行他为Merc精心设计的转型计划。

由于米尔兰很清楚别人也一定和他有同样的想法,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在一九七二年的一月,Merc成立了一个专为货币期货交易而设计的交易所——国际货币市场(International Moentary Market,IMM)。在此同时,Merc的最大竞争对手CBOT也不甘示弱,聘请了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知名经济学者理察·笙德(Richard Sandor),从他的象牙塔里走出来担任CBOT的总顾问。就好像“窈窕淑女”这部电影里的亨利·辛吉斯教授一样,笙德教授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把CBOT从一个纯朴的村姑(只提供农产品期货)转型成为迷人的都会女郎(提供各种创新的金融期货)。经由这样的转变,CBOT才可望超越Merc,并且把投资人从纽约拉回来。

笙德教授认为既然Merc已经在货币期货交易上抢了个先,他就干脆把重点放在利率上面。他首先于一九七五年发展出抵押贷款债券(Mortgagebacked)期货,但并不十分成功。所以在一九七七年,笙德教授又发展出三十年期国库债券(TBond)期货契约。他觉得在美国政府发行的各种债券中,三十年期的指标公债将有可能把CBOT变成现代的灰姑娘。

直到一九七年代末期,虽然Merc和CBOT分别在货币和TBond期货的交易中跟上了时代的脚步,也从纽约客的手中抢回了一些投资人的资金,但是它们要从传统的农产品交易所转型过来,也非一朝一夕之功。市场中的大玩家们仍然没兴趣把真正的大钱挪回芝加哥。当你习惯于在华尔街和一流企业的菁英份子玩股票和债券的时候,哪会有兴趣跟一群农夫和乡巴佬玩期货。

期货交易的诱人之处——税负减免

但最后,米尔兰采用了一个方法,将原来最不利期货市场发展的因素化为最大的助力,因而使Merc和CBOT得以从业绩不佳的阴影中走出来,甚至开始大赚其钱。Merc和CBOT最大的生意来源是避税交易,在七年代这是一种相当盛行,由税务专家为高收入者规避庞大税负支出的操作手法。

有关于假交易和融券的法令禁止投资人在年底最后交易日卖出持股以认列损失(如果有的话),然后在下一年度第一天马上补回的操作方式。但是这些法令并不限制投资人在期货市场采取这些作法。于是许多像摇滚歌星、影星、运动明星这些高所得的人,和像我一样收入这么多的操盘手,都可以在期货市场利用这个方法,延后缴交上百万的税金。这种交易受到欢迎的程度可以由美林证券设立独立部门来服务客户看出端倪。直到一九八年代,国税局在忍无可忍的状况下才把这个漏洞给堵了起来。

避税交易为Merc和CBOT带来了相当可观的佣金收入,而国税局的新措施无异于给这些期货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带来了最坏的消息。Merc和CBOT之间一向因互相争门而声名狼籍,但当这么大的冲击到来时,他们的工作人员却决定同心协力、一致对外。他们先达成利益交换的条件,并平息原先两边的纷争和问题。当国税局针对避税交易开刀时,米尔兰和列斯·罗森(Les Rosenthal,CBOT的总裁)马上就去找国会中代表芝加哥的议员丹·罗斯坦(Dan Rostenkowski)。根据米尔兰后来的说法,罗斯坦第一个问题总是“这对芝加哥有这么重要吗?”或是“这些年来,我罗某人可是芝加哥期货市场最忠实、最出力的保护者!”

不过罗斯坦倒是很干脆地起而为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奋战,但是那些东岸的自由派议员们势力实在太强大了。当罗斯坦的提议在参议院表决时,东岸议员的代表人物——来自纽约的墨尼汉(Daniel Patrick Moynihan),强烈指责避税交易是不入流的作法,在参院中就将这个提案封杀了。罗斯坦所能做的,就是利用他在委员会担任主席的机会,给这些芝加哥小子们一点甜头。

啊!没想到这真是一个很不错的甜头!在一九八一年的经济复苏税制法案中有一项不起眼的条款指出,自一九八一年六月二十三日起“所有的期货交易均须在年底以市价评估,任何的资本利得或损失都必须将其中的四%以短期资本损益认列,六%以长期资本损益认列。”

这对期货业来说真是天大的好消息,期货被归类为短期交易工具!如果你在二十分钟内进出一趟交易,其收益中的六%会以长期资本利得加以课税(税率二%),而非一般的所得税(税率五%)。怎么会这样呢?这个条款违反了所有的逻辑,不过逻辑可是芝加哥这些家伙最不在意的东西。他们原先好像掉进了粪坑,但是在罗斯坦帮了这个大忙后,他们不但全身而退,而且情况简直是大逆转。在拉斯维加斯,赌场提供客人免费的食宿、饮料、筹码、法兰克·辛纳屈和秀场歌舞女郎。但现在起芝加哥的期货交易所却能提供更诱人的东西——税负减免。

自从我开始在Amex担任场内操盘手后,一九七九年我在四个月内赚了十万美元,一九八年我赚了六十万美元,而且一九八一年开始以破百万美元的速度获利。我在股票、债券、套利以及非常多的选择权交易中大捞了一票。其中尤其是提供我高财务杠杆的选择权交易贡献最大。我交易时部位的进出频率通常以小时计,有时甚至以分钟计。所以大部分的收入都是短期资本利得而以普通所得税率课税,联邦和纽约市政府总共对我课征五七%的所得税。你可以想像付出辛苦所得的五七%去缴税是一件多么令人心疼的事!而一旦避税交易这条路被封住了,我只好考虑转战期货市场。玩得愈大的人就愈需要考虑从事期货交易,因为从期货交易所赚到的每一块钱都可以少缴十八美分的税(六%以长期收益计,税率为二%等于一二美元;四%以一般所得计,税率为五%等于二美元;总计三二美元,而非五美元),这对专业操盘手来说可是不小的数目呢!

如果我要在芝加哥进行期货交易,就得找一个结算公司合作。在当时纽约的经纪商都还没有涉足期货交易。SL&K是一家在纽约有办公室的大型结算公司,所以我在一九八二年三月二日正式在他们那里开户并买了市值十二万美元的国库券放在账户中充当保证金。期货契约的总值通常是它原始保证金的十五到二十倍,所以我存进账户那市值十二万美元的国库券就让我能够操作总值达一八万到二四万美元的期货契约。如果财务杠杆是二十倍的话,期货价格只要反向变动五%我就会把钱输光,而期货价格顺向变动五%我账户的净值就会增加一倍到二四万美元,我将因而可以操作总值四八万美元的期货契约。

更令人感兴趣的是如果用国库券来充作保证金,在操作期货的同时还可以享受国库券的利息收入(免税喔!)。这真是世界上最棒的事啦!换作在股票市场,我得拿钱缴股款,这会增加我的(资金)成本,而在期货市场中,只要我赢钱,就没有资金成本的问题。

SL&K分就了一个名叫黛比的接单员来服务我的账户。黛比曾经在纽约期货交易所(New York Futures Exchange,“knife”)中为另一家经纪商担任场内经纪人,在那里她和Merc与CBOT间有专线保持联系。那年三、四月间,我开始从黄金、IMM的欧洲美元、瑞士法朗、德国马克还有CBOT的三十年国库债券这几种期货契约下单交易,不过股票仍然是我的主要标的。我在Amex从事选择权交易赚了不少钱,对我来说,投资货币和债券就好像玩二十一点和赌轮盘一样。我找寻着适合下注的骰子台(股票),而那时并没有和股票相关的期货契约,所以我还是专心地在Amex操作选择数,并且把我在芝加哥的期货部位维持在很低的水准。此外,我并没有忘记一九七三年我和保罗·哥斯坦那个爱电脑的小丑在小麦期货交易上输的那二万五千美元。所以,我对期货还是深具戒心。

史坦普五百指数期货的试验

另一个令我无法专心于期货交易的原因是在一九八一年十一月,我的人生陷入了一个严重的低潮。奥黛莉已经怀了二十周的身孕(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但当她进行产检时,医生发现她没有羊水,所以我们很快地就失去了那个孩子。我们简直不知所措。我的祖父总是喜欢唱一首歌“如果你没有梦,哪来的美梦好成真?”但祖父从来没告诉我们当你的梦硬生生地从你手中被夺走时,会有多心痛!

奥黛莉失去孩子后,我们感叹人生苦短。如果我们无法享受的话,赚那么多钱又有什么用?该是花些钱及时行乐的时候了。奥黛莉和我都喜欢海边的房子,事实上,我们也是因此相遇的。但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却被困在一幢二个房间的公寓里无处可去,就好像住在鸟笼里一般。我们一直想拥有自己的海边别墅,所以决定该是买一幢的时候了。一九八二年一月一日,我们手中拥有一二万美元,我们用其中的四分之一——四十万美元在西罕普敦买了一间海滨别墅。

以财务的观点而言,把这么多营运资金花在这种没生产力的资产上似乎很愚蠢,这占去了不少原本该拿来从事交易的资源,但我心中一直想像着整个夏天都待在海边,把报价荧幕推到户外,每天坐在游泳池边交易(我最后发现在游泳池边晒一天太阳可不好受,我得围着一条大浴巾,躲在报价荧幕的阴影下,像马修·布莱迪)〈Matthew Brady〉一样)。再加上以我过去三年的成功经历,我确定可以赚回更多的钱。

当我被击倒的时候,绝不会等着人家倒数读秒,我一定马上站起来。我坚决相信当事情变糟的时候,好事会马上接踵而至。如果我还倒在地上喊痛,就等于失去先机。一九八二年四月二十一日,我买下海滨别墅的两个月后,Merc宣布开放史坦普五百股价指数期货契约交易。这是一个米尔兰称之为“终极契约”的新金融工具。史坦普五百指数期货是以五百家大型企业的股价为基础的契约。顿时之间,我直觉地认为史坦普五百期货将会是最适合我的操作工具,因为它是从股价衍生出来的工具。而我长久以来用以从事股票交易的技术,例如神奇的T理论、十日移动平均线、动量指标、KD指标都可以用在这个新工具的交易上。这就好像突然间我可以在所有的二十一点赌桌上下注一样令人兴奋。

一九八二年四月二十九日早上,我下了第一张史坦普期货的交易单,买进二十口六月的期货契约,结果输了三七美元。第二天,我又试了一次,在一一七二的价位买进四十口六月期货契约。一口史坦普五百期货契约的总值等于指数乘以五百,所以我所买进的六月期货契约总值是二、三四四、(40×500×11720)美元,但我可以不必动用这么多的资金,因为我存在期货交易账户中那价值十二万美元的国库券就足以满足保证金所需。这才叫作财务杠杆,乖乖!货真价实的财务杠杆!仅仅几个小时后我在一一七、七卖出所有的部位,赚进了一万(40×500×050)美元!

在那年的整个春夏季里我不停地用史坦普期货做试验。虽然我对这个契约非常有兴趣,但是仍旧十分小心。任何一种新金融工具都很不稳定,当它们刚上市时,每个人都只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使得交易量很不规律,而交易所也很难使交易情况马上导入正轨。我和Merc一样,把每个交易日都以半小时为单位加以分割,每半小时我就把价格的变动率画下来。我把盘中的动能看作是潮汐一般,有高有低、有涨有退、忽前忽后。如果史坦普五百指数在三个时间单位中连续上涨五点、三点,及一点的话,我就察觉到价格动能正在转变,而价格的正弦曲线将要转而向下,市场的刹车灯马上就要亮了。此时就该换档,停车(平掉多头仓),等到绿灯亮时,采取行动,转头作空。

我在史坦普五百的市场中看到好多机会。除了迷人的财务杠杆,并且不需要买进一大堆现股就能投资五百大企业股价指数这两大好处外,史坦普五百也是一种绝佳的避险工具。如果我认为股市将要下跌但并不想卖出现股时,卖出总值相同的指数期货契约就可以帮我规避掉大部分的风险,别忘了,我同时还满足了在税务方面的考量呢!

不过一般而言,我玩的量还是很小,因为在那年八月,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把各大银行头头们的从假期中召回华盛顿开会。市场谣传墨西哥将要发生严重的债务危机,耳语满天飞,而在银行头头们的华盛顿会商中,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决定放弃墨西哥,以免美国的主要银行陷得更深。当消息传出来后,利率马上开始下挫,那些把大量资金放在货币市场(短期利率工具)的银行信托部、退休基金、共同基金以及保险公司都赶忙将资金移回股市。在八月十七日当天,道琼工业指数史无前例地上涨了三九八一点,而我则忙着在选择权和指数期货间找寻获利的机会。

此外,我也借着这个机会在货币以及三十年国库债券期货交易上赚了不少钱。感谢罗斯坦所提的小小法条,再加上美国政府发行愈来愈多的债券,使得CBOT的三十年国库债券期货成为世界上交易最活络的期货契约。与日俱增的交易量也使得国库债券成为更安全、更稳定的交易标的。

我同时也发现了另外一种交易辅助工具,那就是道琼德励(Telerate,注:在国内通常称之为美联社)的报价单机,这对我在国库债券的交易上确实提供了不少帮助。虽然CBOT提供了一个稳定的国库债券交易市场,但真正的政府公债现货却没有一个集中交易市场。公债现货经由联邦政府发行后,投资人只能经由经纪商从事买卖。当利率上涨或下跌时,公债现券的价格也随之往反向波动,当某经纪商以一一的价位叫出公债时,另一家却可能以九八叫出同一期公债,各经纪商的出价完全根据其自身的部位和筹码而定。所以债券交易者就得和农人买卖新鲜牧草一般,必须四处询价以找出最好的报价。

尼尔·赫奇(Neil Hirsch)曾经担任肯特(Cantor Fitzgerald)债券经纪商的营业员。他发现公债现货市场的玩家们一直希望能有一个服务机构提供所有公债的报价,所以就成立了一家名为德励的公司,由他的公司向各家经纪商收集政府发行所有天期公债的最新报价,然后将这些价格立即显示在德励所出租的单机荧幕上。所有租用德励报价机的交易者,从此可以很有效率地掌握最新现券报价。

自从我把重心从Amex场内转移到场外开始,就租了一部德励单机。在我们这行中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找出市场的不均衡状态并从中获利,而德励的报价机在债券期货的交易上提供我相当的助益。此外,我本来就很喜欢这些科技产物,也总是在新的玩意儿推出后买来尝鲜。虽然我不再在场内进行交易,交易所仍然规定会员必须每天到场内亮个相。有一阵子我还是天天早上到交易场内晃一下,但是由于Amex只有股票交易,在交易场中并没有任何的德励单机可以让我看到公债行情,所以我总是在下午三点后回到我的办公室查看公债报价。公债期货在下午三点就已经收盘,但是现券市场则只要经纪商想交易都还是有报价,而德励单机上的公债报价让我得以藉由这些盘后交易,感受第二天的行情走势。

公债现货与史坦普五百指数间的互动

九月十日,一个星期五的下午,当我回到办公室查看公债报价时,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奥黛莉,来看看这个!”我说:“我觉得现货公债和史坦普五百指数间有一种互动关系耶!”

“我正在忙,等一下!”奥黛莉回答。自从我很清楚地知道我想成为一个操盘手,并且和她组成家庭后,奥黛莉就辞去了她的工作和我并肩作战。她帮我绘制技术图,完成一些文书工作,并且倾听我对行情的看法。过不了多久,她已经能够分辨出我是很认真地在讨论一个交易机会或者只是闲话几句。

“不,赶快过来看一下嘛!我想我可能发现了什么!”

奥黛莉正在做一些文书工作,并不想被打断。我们才刚刚从市区搬到新买的海滨别墅,她还正在适应当中。她很不情愿地把椅子滑到刚好瞄得到德励报价机的位置。“我一直把现货公债看作是公债期货的先行指标”我指着报价荧幕说,“但是,如你所知,股价也会因为利率波动而涨跌。”这是因为当利率上扬时,企业必须付出更多的资金,因而提高了经营成本而侵蚀获利。高涨的利率也使得消费者不愿扩张信用来买东西,这会减缓企业营收而更不利获利,股价因而下跌。

“所以呢?”

“所以如果国库债券价格在盘后交易中上涨,代表利率在下个交易日会下跌,那史坦普五百期货就该上涨。”我拿起了一叠技术图,“给你看一个例子,八月三十日,公债现券的价格在最后一小时下跌了七五点。”我又拿出了十日移动平均线图,“你看这里,八月三十一日的史坦普五百指数开盘就下跌了八点。但是上周公债价格上涨了五点,而史坦普五百第二天开盘就上涨了六五点。”

“那又怎样?”

“奥黛莉,这可是一个很棒的指标啊!”我感到非常兴奋。“公债期货三点就收盘了,但是史坦普五百期货要到四点十五分后才收盘。如果公债现货价格在三点到四点十五分之间上涨的话,我就可以在收盘时买进期指。如果公债现货下跌,我就卖出期指。”我指着报价机的荧幕。“听着,前几个小时公债现券的价格已经上涨了五点,如果我的推论对的话,这表示史坦普五百下周一会开高。”

奥黛莉看了一下手表,“现在已经是四点十分了,你只剩下五分钟,如果你想试,那就试试看吧!”

我走到电话旁边,“如果公债现券在最后一小时上涨五点,我可能就太迟了。我看一下史坦普的价位……,黛比!黛比!亲爱的!”我打给我在SL&K的营业员黛比,“是啊,我是马提。十二月的史坦普期货现在在哪里?……漂亮!没有动,帮我市价买进三十口。”

整个周末我仔细地研究线图,试着找出公价现券在盘后交易的价格变动和第二天史坦普五百期货价格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连动关系,也试着看看我其他的指标能不能提供更多的线索。结果并不算完美,但大致上,只要债券在盘后交易的价格变动很明显,第二天史坦普指数也会有类似的波动。更重要的是,这些波动都和我的主要指标:T指标、十日指数移动平均线、动量指数以及KD线等配合得很好。

我等不及要看周一早上的开盘。奥黛莉和我起了个大早,我在报价机前坐定。我很确定市场会开高,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开在一一九四。“这就对啦!”我马上打电话给黛比,“全部卖掉!”

在接下来的几天,公债现券在盘后交易时段都没有明显的波动。直到九月二十日,星期一,我的公债现券指标在盘后上涨了三二分之九。“好吧!奥黛莉”我说,“机会来了,史坦普指数明天会开高。”

“开高多少呢?”

“我不知道,我得仔细推算一下。我还没有足够的资料。不过相信我,至少会开高二。”我在四点十分拿起电话,“黛比!十二月史坦普期货在哪里?一二三四……,好,帮我市价买进五十口。”

黛比在四点十一分回报说我成交在一二三四五。我等于是买进了总值三、八六、二五美元(50×500×12345)的期货契约。不过,我不需要投入那么多的资金,只要用我放在期货账户的国库券充作保证金就够了。第二天,我买进的期货契约开在一二三六五,并且立刻又上涨了七五。我又对了,并且马上拥有七、五美元的账面获利。我检查了一下其他的指标,所有的指标都看涨。“我该怎么做呢?奥黛莉,我该获利了结还是加码买进呢?”

“巴奇,先等一下,今天已经开高,所以你有本钱再多看一下。”

十二月期指的价格一路涨到一二四四才暂时打住。我在一二四三获利出场,赚了八五点相当于二一、二五美元。当天下午,公债现券的价格又在盘后交易中上涨了三二分之十一。所以在四点十分,我又买进了五十口十二月史坦普五百期指。第二天指数开高七点而我又赚了一八、七五美元,真过瘾!

九月二十三日,公债现券在盘后交易时段下跌了三二分之十二。这是该试一试相反操作策略的时候了。“黛比,十二月史坦普在哪里?一二三八五?帮我卖出二十五口。”我看了奥黛莉一眼,她对我点了点头。“不,重来,我要卖出五十口,市价卖出!”我对黛比喊道。

第二天早上十点零一分,史坦普指数开在一二三。我一开盘又赚进了一八、七五美元。真棒,我的理论在正反两面都有效。

在九月剩下的交易日里,我在市场中进进出出,一下买进五十口,一下又反手卖出五十口,利用德励的报价机大进大出。虽然在那段时间股价指数整体来说根本水波不兴,指数在九月十三日开在一一九四,在三十日收在一一九三五。但我却在这段时间内赚了十六万美元!

一个月之内,我们的财产增加了一倍

那年十月股市简直热闹极了。十月六日,星期三,道琼工业指数以历史第二高的涨幅向上劲扬三七七点。每一个在Amex交易的人都欣喜若狂,大赚其钱。你在交易场内想要找成交单都找不到,我更利用选择权交易海削了一票。但是当其他人在收盘后手舞足蹈地去酒吧庆祝时,我回到我的办公室去看报价机。“奥黛莉!你看公债现券在搞什么鬼?不知道十二月史坦普五百现在价位在哪里?”奥黛莉马上帮我打电话给黛比。

“巴奇,史坦普指数涨到一二六四五了,而公债现券价格也正在往上走。”我的情绪也随之高昂。我们看着公债现券价格在接下来的半小时内持续走高,到三点半时已经上涨三二分之十一,三点四十五分已经上涨一又三二分之二了,而且涨势看来没有要停止的样子。我得采取行动了,因为四点时公债已经上涨一又三二分之十了!

黛比!帮我市价买进十二月史坦普指数期货一百五十口!不,买二百口!尽快向我回报成交价。这一票够我们去拉斯维加斯好好度个假了。”我挂了电话,“奥黛莉,如果这次也像以前一样有效的话,我们可就又向前迈进一大步啦!”

第二天早上,史坦普指数期货开高在一二八七,而我以平均价位一二六五三总共买进了二百口契约(200×500×271=217,000美元)。天啊!这真是我的一项新纪录!

在整个十月份中,我来回炒作着史坦普指数期货。十月二十二日那天,市场谣传联邦储备理事会直到大选前将不会调降贴现率。公债现券价格在盘后交易中重挫,而第二天史坦普期指开低一八五点时,我手中已经持有一五口契约。我在开盘时以市价出场,在一分钟内赚了一三八、七五美元。到了十月底,我已经赚了一四万美元。我的腿已经因为雀跃不止而感到酸痛,在二月,我们才刚从窘境中爬了出来,而且才花了四万美元来买我们的海滨别墅,当时我们的净值才只有一二万美元。现在,在一个月之内,我就把它增加了一倍,在这个月中我所赚的比我前半生都要多。我无法形容这种感觉。曾经连续二十天,我们每天从办公室驾车回家时都比前一天富有七万美元。如果我还继续当我的证券分析师的话,一年也不过才赚七万美元。

突然间,我成了一个三十七岁的“数”百万富翁,同时还拥有无限在未来累积更多财富的潜力。为什么?只因为我找到了一个适合我本身个性的金钱游戏,而且从中培养出一套属于自己的获利策略。我是第一个发现公债现券价格和史坦普指数期货价格间连动关系的人。这是因为我是少数同时涉足股票、债券、货币市场的操盘手。大部分的交易者都只在个别交易所操作同种类的金融工具,他们也因此无法发现不同市场间的互动关系。我也是最早利用德励报价机发现额外获利机会的史坦普期指交易人,真感谢美联社,我体现了每个赌徒的美梦——在事情发生前就能预见一切!

这是运气吗?你可能会这么想,但这可是在我全心投入研究后所得的智慧结晶呢!我用所有的时间来找出一些别人看不出来的事,现在我可比约瑟夫要快乐多了。我有能力照顾我的家庭,并且提供他们终生的财务保障了。



于是他的名声就传到了法老的王宫里,大家都说约瑟夫的追随者将要到来,而这法令老和他的属下们都感到快乐。

于是法老对约瑟夫说:“对你的追随者说,请他们尽管来,载着他们的财富,来到迦南这块乐土。”

“然后带着你们的父老和家族来找我。我将把埃及最好的一切赏赐给你们,而你们将得以永远享用埃及最丰厚的资源。”

圣经创世纪第四十五章,十六至十八节



顺着球路,变换打击姿势

我下定决心,但是我在两方面都下定决心。

——凯西史坦格(Casey Stengel)



在我从事场内交易后的数个月,虽然在佛朗尼·桑坦吉罗(Frannie Santangelo)负责报价的迪吉多电脑股票选择权上面做了不少交易,但却一直必须大费周章才要得到报价。在交易场内,我总是无法找到需要的资讯。只有那些支付报价机器租金的报价员才有权决定荧幕上该显示哪些报价。小鸡在他的荧幕上只放梅沙石油,乔伊只放德士古石油,佛朗尼只放迪吉多电脑,没有一个人在他的报价荧幕上放上所有我需要的报价。

“马提,我在楼上的办公室里有报价机,”佛朗尼说:“只要你想用,随时欢迎。随你怎么用都行。”佛朗尼在盘中总是待在楼下的交易场中忙着轧部位,佛朗尼是一个大操盘手,他雇了几个助手在楼上,这些助手帮忙他管理部分的资金,也做些较小的交易。当佛朗尼认定我是会赢钱的场内操盘手后,他觉得把我留在楼上会是一个好主意。他觉得当他在楼下做交易时,他的助手或许可以从我这儿得到一些好主意和资讯。

我感到很满意。每天午餐时间,当大部分人外出吃快餐的时候,我就拎了个三明治到楼上的办公室里,摊开线图研究并让自己在下午开盘前调整好情绪。在办公室里有能提供所有资讯的报价机和一个专线电话。当我想下单的时候,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的营业员。

佛朗尼的助手们看到我持续获利,也开始对我友善了起来。我知道佛朗尼叫他们在背后监视我,但是既然可以免费用他的办公室,而且那些小伙子人也不坏,我也就待下来了。既然我下我的单,他们也管不了我,那又有什么好计较的?在他们监视之下反而鼓舞了我的士气。

在梅沙股票选择权后,我开始操作南非金商股票(ASA)。当时通货膨胀率已经完全失控,各地的金价都急速上扬,这对擅于抓时机的我是再好不过了。

有一天,我下单给我的营业员麦克,叫他买进五十张五月的ASA买权,佛朗尼的助手们在旁边偷听。我从不过问他们在干什么,也不确定他们有没有跟着我下单。当麦克回报成交后,我决定走到楼下的交易场内看看他们在玩什么把戏。当我对场内的交易员打招呼时,我特别留意了一下成交纪录,我不喜欢我所看到的。“不对,”我对自己说:“我得改变我的部位。”我把我的多头部位平仓并反手作空,然后走回楼上的办公室。当我走进去时,佛朗尼的助手杰瑞正盯着报价荧幕,他看起来非常忧心忡忡。“天啊!马提,市场看起来好像不大对劲呢!”

我看着报价机:“我知道,所以我放空啦!”

“放空!你什么时候放空的?你刚刚不是还作多的吗?”

“是啊,但是刚刚我到楼下去的时候觉得不对劲,就把我的部位反转过来了。”

杰瑞的脸涨成了猪肝色。“你这个混账!”他咆哮着,从他的椅子上跳了起来。他拿起办公桌旁的球棒走向我:“我要宰了你!”他那浓浓的爱尔兰腔显得十分尖锐。

“杰瑞,冷静点!”

“你怎么可以反转你的部位?”他仍然一直走向我,疯狂地挥舞着那根球棒。

“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我迅速地躲在椅子后面:“我得照顾我的家族,而我不认为我的家族中有爱尔兰人,你了解吗?”

这反而使他平静下来,当他把球棒放回原位后,我告诉他:“听着,杰瑞,我之所以能赚到钱就因为我是一个常改变打法的打击者。就像在打棒球的时候一样,如果球从右边来,我就往左边打。如果我发觉市场向左边走,我就马上改变我的操作策略。”

如果你是一个着重进出场时机的操盘手,你不论作多或作空都要一样在行。当市场的情势转变时,你不能死抱着部位然后巴望市场会回到原点。如果你对于这点还没有办法很自然地做到,那你所能做的只有不断地练习、练习、再练习了。

这个建议对生手和业余投资者并不适用,只有对充满抱负的专职操盘手有效。大部分平庸的投资人只要学会买进股票就够了,他们并不必放空,也不需要对此了解太多,放空是业内高手玩的游戏。

返回 >> 主页 >> 交易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