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养马篇 >> 正文
索罗斯最新访谈

股市马经   www.goomj.com     2015-03-12 00:49




  索罗斯,一个被称为「击垮英格兰银行」的金融大鳄。曾经,他只是一个犹太难民;如今,他坐拥新台币2,700亿身价,成为全球百大亿万富豪之一。他说:「我的成功,不是来自猜测正确,而是来自承认错误」。现在,请就座,索罗斯将亲自传授乱世求生的5堂课。这个世界,越来越不可测,超乎人们预期的「黑天鹅事件」越来越多。在变动的乱世,如何胜出?这一次,《商业周刊》采访团队特别来到纽约,专访一位「乱世求生」的大师级人物。过去五十年里,每逢乱世,就是他出击的时刻。他认为,虽然99%的时间,世界依照常理运作,但每当1%的意外发生,其冲击将远超过过去的99%。「而我,只对那出现变动的1%市场感兴趣。」

  他,就是索罗斯(George Soros),着名的金融巨鳄,被《经济学人》称为「击垮英格兰银行的人」。一九九七年,他在亚洲金融风暴中,扮演扣下扳机的角色,成为各国央行的头号敌人,被美国《商业周刊》喻为「动摇市场的人」。然而,也因为他总能从乱世中获利,他被《机构投资人》杂志封为「全球最杰出的基金经理人」。他操盘的量子基金(Quantum Fund)至今四十年,平均年报酬率超过30%,更曾经创下累积十年高达3365%报酬率的纪录。五十年前,他只是个无名小卒,因身为犹太人,从小被纳粹迫害,饱受战火洗礼。在英国求学时,为了求生存,他曾经担任油漆工、洗碗工、泳池救生员等工作,最穷的时候,甚至得靠客人留下的残羹剩菜果腹。然而,根据今年三月《富比世》杂志排行,索罗斯身价超过九十亿美元(约合新台币二千七百亿元),是全球百大亿万富翁之一。从无名小卒到世界巨富,这一切,源自于他求生的本事。他擅长与不确定共处,并从中获利。「我特别长于侦测,及应付远离均衡的状态。」他自剖。

  七月底的清晨,纽约下起雷阵雨,我们搭上出租车,穿过热闹的百老汇歌舞剧区,再穿过卡内基音乐厅,停在一栋高四十六层的摩天楼。一楼站满穿着正式西装、神情严肃的壮硕警卫,经过严密的数据查核,我们终于进入位于三十二楼的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这里,就是索罗斯的操盘基地。从落地窗望出去看得到半个纽约,中央公园绿意尽收眼底。这里,离金融重镇华尔街八十条街,更与伦敦交易所隔大西洋遥遥相望。但四十年来,从这五、六坪办公室发出的每通电话,足以让全球金融中心血脉偾张。这天一早,索罗斯很忙。九点才结束早餐会报,旋即进入办公室;还来不及坐稳,(股市马经 http://www.goomj.com收集整理)他眼神已锐利的盯着刚开盘的纽约股市,思索的同时,右手下意识的把玩着笔筒里的一把铅笔,每支笔都削得锐利无比。「不要再卖了!对,预估的价位还没到,但不要再卖了!」拿起电话,索罗斯下了指令,冷静而果决。很难想象,再过一个星期,他就要度过七十八岁生日。九点半,我们正式与大师面对面,展开台湾媒体与索罗斯的第一次接触。「嗨,你们好。」索罗斯伸出宽厚的大手问好,掌心如绵。没有多余的寒暄,索罗斯针对我们的提问,分别从经济趋势、人生哲学、投资心法等面向,与我们分享他五十年的心得。

  第一讲:现在是超级泡沫的顶点

  《商业周刊》问(以下简称问):你怎么看目前的金融情势?跟以前的金融危机相比,它有什么特色?

  索罗斯答(以下简称答):这是从一九三○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最糟的金融危机。目前的危机不同于一九八○年代以来,只影响部分特定金融体系的周期性危机,譬如一九九七年的新兴市场危机、二○○○年的科技泡沫。它不限于特定的公司,或特定部门,而是让整个体系陷入崩溃的边缘。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美国做为主宰力量的长期稳定时期将结束,以美元做为国际货币信用扩张的时代也结束。我预测未来会有一段政治与金融的不稳定。

  问:怎么说呢?

  答:这场危机源自于两个泡沫的破灭:一是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另一个则被我称为较长期的「超级泡沫」(super bubble)。更复杂的是,这两个泡沫并不是分开独自发展。目前的危机,是超过二十五年形成超级泡沫的顶点。

  问:你所指的超级泡沫是?

  答:超级泡沫结合了三个趋势,每一个趋势都有其缺失。第一个是信用不断扩张的长期趋势,第二个是金融市场的全球化,第三个是金融创新加速。第一个趋势可以回溯到一九三○年代,第二、第三个趋势则奠基于一九八○年代。有些人认为,次级房贷危机只是孤立现象,其实是欠缺对状况的正确了解。次级房贷危机只是扳机,让超级泡沫走向破灭。

  问:依你之见,最差的情况何时会来?经济还要多久才会复原?

  答:很难说,现在情况继续恶化中,因为金融产业的状况持续恶化,对经济层面的影响也还没完全反应。不过,大多数的信用紧缩,预期会在短期内发生。对冲基金与银行正全力降低财务杠杆,一年内应该可以完成过程。在当下,保有现金是最好的

  问:主要的观察指标为何?

  答:比较好的指标是美国房价,观察房价是否稳定下来,那是一个很好的观察指标。

  问:在逐渐崩解的超级泡沫下,在你看来,我们应该如何面对现况?你建议,我们应该更努力工作、增加储蓄?要加码投资,还是拥抱现金?

  答:我认为要努力工作,好好存钱(笑)。至于投资,嗯……,这要看情况,如果截至目前,你的投资还没出问题可以继续,否则在当下,保有现金是最好的。

  第二讲:我的成功来自于认错

  问:在生活态度上呢?要如何因应不断变动的环境?

  答:这真是很困难的事。现代人花了许多时间,沉浸在电视秀、电玩及其它娱乐形式的虚拟实境之中,很难对现实(指变动、不确定)产生敬意。但是,如果你无视于现实,现实终究会赶上你。要面对现实,体认错误是其中最重要、也最困难的一步。多数人以为,认错是羞耻的来源;但实际上,只要能体认「不完美的理解」(imperfect understanding)是人类的常态,就不会觉得认错有什么好丢脸的。认错的好处,是可以刺激并增进批判力,让你进一步重新检视决定,然后修正错误。我以承认错误为荣,甚至我骄傲的根源来自于认错(to recognize mistake is my source of pride)。在现在这个反常的年代,经常遭遇的状况是,你体认到自己犯了错,但同时又必须做决定、必须有所行动,更让环境充满不确定性。而人们害怕不确定,总会不自觉的逃避,再加上有各种意识形态可以帮你逃避不确定性。你看一些权威,无论是神权或威权,总要告诉你怎么做,让你可以逃避不确定性。我有认错的勇气。当我一觉得犯错,马上改正,这对我的事业十分有帮助。我的成功,不是来自于猜测正确,而是来自于承认错误。

  问:所以认错是你成功的秘诀?

  答:至少我如此看待自己的成功。

  问:所以你认为,用接纳错误、与不确定性共处的态度,来面对新时代,是比较好的生活态度?

  答:是、是、是、是、是(语气越来越强调)。我觉得是对的。我对自己非常挑剔,同时也很容易释怀

  问:你纵横金融圈五十年,成功的要素非常多,诸如预先掌握趋势、善于套利、人脉深广,为何把认错视为成功的关键?

  答:因为在不确定的年代,你需要有批判思考力,并且诚实的认错。我在事业上一直承受极大风险,如果不认错,铁定老早就被干掉了。有好几次,如果我不撤出我的部位,就会一无所有,因为我使用融资、扩大杠杆倍数,尽管没有用很多,但如果方向看错,这些融资的部位足以让我失去所有。曾经有好几次我濒临一无所有的边缘,如果我不采取行动,马上变得一无所有。

  问:好比你在一九八七年股市崩盘造成的损失吗?(编按:一九八七年美国股市崩盘,索罗斯做多美股、放空日股,根据当时《霸荣周刊》预估,不到两周内,量子基金亏损八亿四千万美元)

  答:是、是、是,八七年股市崩盘,我输了很多钱。现在想起来,我当时把手上的部位出清,也不见得是对的决定,我也可以放在那里不要卖,但是生存下来是更重要的(编按:股市崩盘当周,索罗斯承认自己看错,立刻大砍美股多头部位,但隔天美股迅速反弹,故出此言)。有句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he who runs away lives to fight another day)。

  问:你怎么形容自己?

  答:我宁可说我自己是一个不安全感分析师(insecurity analyst),而不是一个证券分析师。

  问:解释一下这句话的意思?

  答:我知道我会犯错,这让我想到就充满不安全感。不安全感让我保持警觉,永远准备好修正错误。无论对别人或我自己,我都非常挑剔又批判。但是既然我这么批判,同时也很容易释怀(forgiving)。如果我不懂得谅解自己,就没办法认错。一旦我们都能够体会,「不完美的理解」是人类既存的限制,犯错也就没什么好丢脸的,只有无法改正错误才是羞耻。把认错当成骄傲的来源,才能保住自我

  问:为什么一般人很难认错?

  答:我想是因为多数人都有「自我」和骄傲,而认错等于否认自我、质疑自我。但实际上,那种「自我」不利于在金融市场求生存,久而久之,金融市场的本质也会摧毁那种「自我」。反过来说,如果能面对现实,把认错当成你骄傲的来源,你反而能够保住自我。但依我个人经验,认错非常非常痛苦,十分折磨人。你们知道,我通常会有身体上的疼痛,就是我那着名的背痛,当作错误的指标(编按:通常索罗斯的操作出现问题,背部就会莫名疼痛)。有人总是对我说,(股市马经 http://www.goomj.com收集整理)你根本就是有一套找出错误的逻辑,与背痛无关。但事实上,当我不停检视投资决定是否合乎原先逻辑,一旦理性思考出现问题,接着身体也会有反应,所以出现背痛和哲学是同一件事,两者彼此息息相关。

  问:一般人难以承认错误,因为它违背人性,难度非常高?

  答:是的。尤其在事业上,我们的成功往往取决于投资能力,凭恃着优秀的投资能力,以说服外人:我的看法正确,因此相对来讲,要认错非常痛苦,等于否认自己的能力。

  问:你自我控制(self-control)和抽离(detachment)的诀窍很有名。你认为这是基金经理人的必要条件吗?

  答:抽离,是的;自我控制,不是的。赔钱时,我也很受伤;赢钱时,我一样很开心。否认自己的感受,是最自我毁灭的事情了。一旦你警觉到你的感受,你可能不觉得有必要表现出来,但有时候,特别在你遭受极大压力的时候,隐藏感受,会让你的压力更忍无可忍。

  我记得在事业初期,有一次我把我自己账户里的钱都赔光了,但我必须继续工作,装做没发生任何事,那个压力大到,午餐后我几乎无法回去上班。这就是为什么我鼓励同事分享彼此的问题,只要他们表示有任何问题来找我,我都非常支持。
(股市马经 http://www.goomj.com收集整理)

返回:  首页 >> 养马篇